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员工之家 > 我行四方

我行四方

春游三城 (慕尼黑,维也纳,布拉格)

 

 

从一定程度上说,德国,奥地利和捷克非常的相似,从景色,到语言到饮食等等。公元十三世纪,哈布斯堡伯爵鲁道夫一世被选举为德意志国王,鲁道夫一世从捷克国王奥托卡手中夺取了奥地利地区,开始了哈布斯堡家族辉煌的历史,这个家族也是欧洲历史上最为显赫的家族之一,在后来我们在维也纳博物馆看到的就显示了这一切,因此三个地方共享着很多历史和文化。

 

从北京到法兰克福,我们取道多哈,乘坐的是卡塔尔航空的班机;多哈机场是我见过的最单调的机场,因为清一色的都是卡塔尔航空的飞机,中转时间也就2个小时左右,但是起飞的时候已经是在沙尘里了。幸运的是,从多哈到法兰克福的行程我们升级到公务舱,全程十三个多小时的飞行,终于落地法兰克福,德国最大的国际机场。

 

从机场我们便直接乘火车去慕尼黑,巴伐利亚州的首府。ICE是德国快速铁路,我们买了欧洲铁路三国五天自由行程的票,非常的实惠。三个多小时的行程就到慕尼黑了,火车站非常的平易近人,走过站台就是各式各样的商店和摊位,飘着烤肉和咖啡混合的香味,人们走过有的推着自行车,有的带着滑板,有的牵着尾巴高高翘起的金毛,有的抱着依依呀呀的孩子,快步但不匆忙,是一个让人一下子就喜欢上的地方。

 

从火车站到我们预定的酒店大概有十分钟的路程,4月中,这里大概也只有十几度,比起离开时俨然初夏的北京要凉爽很多了。我们预定的Studio,自带一个小厨房,卧室是斜屋顶,就是很多德国的房子上搭起的小窗户,可以采光又不晒。第一个晚上睡得沉沉的。

 

慕尼黑的本意是“僧侣之城”。所有有灵性的城市都离不开水,慕尼黑也一样,伊萨尔河从城中穿过。第一天的行程开始于圣玛丽安广场(Marienplatz),这里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,基本上步行二十多分钟就走到了,早上十点多的光景,门店都还没有开,一下露天的水果摊位正在开始出货,走在路上,有不少的人选择骑车,这里有自行车专用道,不远处,一只健硕的猎犬跟着骑车的主人一起跑过红灯,嗯,一下子就让人喜欢上了这个城市。广场南边是著名的圣彼得大教堂(ST Perters church),据说爬上顶楼就有全慕尼黑最美的风景。可惜不巧这里整修关闭近两个月的时间。顺着大教堂往前走,就是可爱的Viktualien markt市场,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了,这里有最丰富的味道:熏肉,火腿,香肠,芝士,橄榄,刚出炉的烤面包等等;这里有最多彩的颜色:鲜红的草莓,紫色的薰衣草;这里有最好胃口的食客,到处都是肉,烤猪腿,烤香肠,烤鸡腿,左一口烤肉,右一口啤酒,怎么能没有大胃口。

 

吃饱喝足后继续走在慕尼黑的街头,越发觉得这个城市很生活,很亲近。德国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干净和整齐,非常内敛,不张扬。慕尼黑就是这样一个城市,除了内敛之外,还有一些亲近感,而这种感觉对于一个异乡人来说很奇特又很珍贵,很难得一个大都市会给人如此的亲近感,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人们称慕尼黑是“百万人的村庄”吧?朴实,平易,近人

慕尼黑最著名的就是啤酒节,来到慕尼黑,如果不去皇家啤酒屋怎么可以。Hofbrauhuas,是巴伐利亚地区最有名的啤酒屋了,一进门就是浓烈的啤酒的味道和欢快的德国祝酒歌。算是幸运,我们找到了一个靠边的桌子坐下,一大扎啤酒,一份烤香肠,最好的美食就在这里了。整个大厅里非常的吵闹,最厉害的还是服务员们,他们穿着这传统的服饰,一手可以握下五六扎啤酒,可都是一升的啊,就这个架势,啤酒节的状态可以想象有多么疯狂了!

 

玛丽安广场

 

St. Peters 大教堂

 

街头的喷泉

 

天鹅堡

 

天鹅堡位于小镇福森(Fussen),从慕尼黑坐火车两个多小时的路程。在火车上,还有一只可爱的暇步士代言狗作伴,它可是带领了一个青年旅行团队的。路上的风景很美,火车的铁轨一直蜿蜒着走进阿尔卑斯山。此时的阿尔卑斯白雪皑皑,在蓝天的映衬下,绵延到天际,非常的漂亮。我一直以为只有在西藏高原才可以看到美丽的雪山,但是却要经历难忍的高海拔的折磨;而在这里,舒服的火车上,就可以看到如此的美景,真是轻松惬意的欣赏。沿途的农村田舍一簇一簇的散落在平坦的田园之间,心中着实羡慕,他们可以在这样美丽的环境中生活耕种。

 

新天鹅堡

 

维也纳

 

音乐之都维也纳,没有慕尼黑的拘谨,多了几分优雅。我最喜欢的奥地利作家斯茨威格曾经这样描述维也纳:“在欧洲,几乎没有一座城市像维也纳这样热衷于文化生活...七颗不朽的音乐明星---格鲁克,海顿,莫扎特,贝多芬,舒伯特,勃拉姆斯,约翰 施特劳斯,曾在这里生活过,向全世界放射着光辉...这种兼容并蓄的艺术,这种犹如音乐柔和过度的艺术,从这座城市形成的外貌就可以看出。”

 

维也纳这座城市像树木的年轮一样发展,最中心的是古老的王朝,朝外是新兴的城市,如今呈现着无法避免的商业化。多瑙河畔的城市经过几百年依旧保持着自己独特的模样。

 

只可惜我们仅仅待了两天的时间,只是皮毛的逛了古皇宫,美泉宫,艺术博物馆等等。

林荫大道

 

美泉宫全景

 

布拉格

 

卡夫卡和米兰昆德拉让我这个伪文艺青年从小就向往这样一个城市-布拉格;当知道整个一座城市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时候,我更觉得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

“依我看来,伟大的作品只能诞生于他们所属艺术的历史中,同时参与这个历史。只有在历史中,人们才能抓住什么是新的,什么是重复的,什么是发明,什么是模仿。换言之,只有在历史中,一部作品才能作为人们得以甄别并珍重的价值而存在。对于艺术来说,我认为没有什么比坠落在它的历史之外更可怕的了,因为它必定是坠落在再也发现不了美学价值的混沌之中。”

 

就是这样布拉格滋养了众多文学家,而这样艺术的创新者也让布拉格显得独特非凡。我一直很讶异于捷克的平和转变,从前苏俄旗下的专制国家,就在学者和社会人士的号召下,国家竟“简单”的过度到了真正的民主国家,而经济和文化也从演变后继续成长起来。其实真正的变化并不简单,只是对于我们这样的泱泱大国而言,其难上加难的程度,让人不得不羡慕有着民主传统的西方国家的简单。

 

同德国相比,捷克要落后不少。我们坐火车从维也纳出发,进入捷克境内,周围的景色随即有些变化。自然是一样的,但就是那些许加载在自然上面的建筑让人知道,这里是东欧了。火车是有捷克铁路营运的,但是可以使用欧洲铁路通票。我们在一等车厢了,独独的就我们包厢坐满了六个人,行李没有地方,只好放在走道里,另外是两对从美国来的夫妻。一对是来自德州,老人家已经八十多岁了,是个富有的律师,他的妻子是墨西哥裔,老人家记不得自己有几个孙子,却对持有的股票的经济数据记得小数点后两位,可见富有是必然的。另一对夫妻来自凤凰城,妻子是加州圣荷西大学的心理学教授,但是对股票却颇为上心,一直跟老先生讨论那支股票值得上手,或许是因为丈夫刚刚提早退休的缘故吧。都是非常和蔼和健谈的人。老先生非常热情的请大家在餐车午餐,食物的质量是远不如德国铁路,不过气氛倒很宜人。大约5个多小时,我们到达布拉格,告别后,我们便拖着箱子往酒店走。

 

布拉格明显比维也纳要暖和不少,同样的艳阳的天空,同样是蓝天白云。从北京来的人大多很少见到蓝天,甚是可怜,所以只要是大多的云彩衬着蔚蓝的天空,我必定会奉上好心情。询问后知道我们可以去坐有轨电车到酒店,临时在West Union换了捷克克朗,这里还不可以使用欧元,但是West Union太坑人了,我们换100欧,居然要收17%的commission,太不讲道理了,其实城区有不少Exchange的地方都是不收手续费的。我们坐的是9路,框框的到了站,也没有找到卖票的地方,所以只好逃票了。后来才知道,车票一般杂货店可以卖,或者是有些站边黄色的售卖机可以销售。

 

酒店是位于Mala Strana,Red and blue design Hotel,在一所老房子的基础上重新装修的,地点也还算是方便,走到charles bridge查理大桥大概要15分钟。在布拉格我们基本上是用走的,绝对的方便。

 

伏尔塔河从布拉格城市的中央贯穿,成一个问号的形状,最古老的布拉格城就错落的位于河的南岸,跨越伏尔塔河的查理大桥是这里最古老的种子,古老的城市在桥的延长线上慢慢的蔓延成长。西边是Mala Strana,往北便是Prague Castle布拉格城堡,霸气的俯瞰着古老的城区。河岸的东边是Starre Mesto,俗称老城区,这里有布拉格广场,天文钟等等。顺时针往南就是Nove Mesto&Vysherad,新城区了。我们的行程基本上围着老城区转,当然一天的时间在布拉格城堡是不可少的了。

 

静静的伏尔塔河

 

布拉格广场日落时分

 

红屋顶

 

查理大桥——查理大桥是我们在布拉格去的最频繁的地方了,每天都有来回走几遭,桥上只有在清晨6点以前比较清静,白天的时候永远都走满了行人,这个或许可以称之为世界上最繁忙的大桥了。古老的大桥诞生在1400年,受命于查理四世开始修建,其实直至19世纪起,它才被称为查理大桥,之前他一直被简单的称为Stone Bridge,石桥。这座大桥无论远观还是近看都非常的雄伟,横跨着伏尔塔河上,桥下静静的流水,桥上熙熙攘攘的人群,却不觉得浮躁。两边共有14座雕塑,前前后后经历了近三个世纪的时间,不慌不忙的建立起来。就像这个城市,走的缓慢,走的精致。

 

查理大桥上雕塑

 

布拉格城堡 ——  布拉格城堡是世界上最大的古城堡,它570米长,平均128米宽,占地比7个标准足球场还要大,高高的建在小山上,异常的醒目。如果你登上布拉格广场的天文钟塔,那么向着太阳落山的地方,就可以看到城堡高耸的尖顶在落日下的剪影。城堡最早是在公元9世纪开始兴建的,历经四次大的修建,如今已经没有了皇室,总统也不在那了居住,倒是保存了古老的卫兵,每两个小时都会换岗。在一天我们早上6点半造访的时候,偌大的广场没有什么人,身穿皇室服装的现代卫兵也只在7点才开始扛着长枪开始一天的工作。整个城堡分为三个部分,最高大的是位于第二部分的St.Vitus Cathedral圣维特大教堂,完美的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特色,繁复的雕塑和鳞次栉比的屋顶,让人对于教堂多了几分敬畏,少了几分亲近。往后走就是第三块的Old Royal Palace老皇宫了和St Geroge Square圣乔治广场。吸引人的反而是“golden lane”,过去曾是金匠们的作坊,在19世纪又被文化人士所占领,包括卡夫卡,如今被各色的礼品店占据着。从城堡的北门出去是皇家花园(royal garden),有一座废弃的巴洛克建筑的舞会大厅,除此之外,倒也没有特别的地方,比较起美泉宫,显得有些寒碜。

 

去布拉格城堡最好是选择清晨,游人会比较少。

 

布拉格广场——蔡依林的一曲布拉格广场让中国80年代的人都知道这么一个地方,还有些许人认为许愿池就在这里,其实布拉格广场非常的简单,简单到你到了那里还会去找,嗯?广场在哪?然后这简单却来自很多消失的记忆。

 

消失的圣女——在广场的南边的地上,你会看到一个黄铜色的长条,上面刻着“Prague Meridian”,这里曾经树立这圣女玛利亚的雕像,为纪念哈布斯堡王朝战胜瑞典人,然而在捷克独立后便被移走了,只留下一个地点的指引。

 

消失的将军——在广场东南曾经耸立着的将军Vaclav Radecky的雕像,也不复存在了。

 

消失的独裁者—— 广场的北部曾经有一个巨大的斯大林雕像也在1962年北炸毁,源于赫鲁晓夫希望从历史上将斯大林蒸发掉。

 

消失的坦克 —— 在广场的南部曾经为了纪念苏联解放捷克而放置了苏T-34坦克,在1991年被进步的艺术家涂成了粉色,政府随即恢复为绿色,但是不久又被涂成了粉色,此举遭到苏联的抗议,所以政府索性将坦克移到博物馆里,可爱的是它还依旧保持了粉色的外表。

 

于是乎,今天在广场上,除了游人,还是游人。

 

布拉格广场的西边就是大名鼎鼎的天文钟,每到整点的时候楼下积聚着大批的游人,只为看短短的表演。我对此不感兴趣,但是夕阳西下的时候,登上塔楼,俯瞰整个红色的布拉格,却异常的漂亮!

 

布拉格广场

分享给小伙伴们吧!分享至: